1. EN| 1
        當前位置:
        首頁
        /
        /
        /
        宜章起義前后
        瀏覽量:
        1000

        宜章起義前后

        宜章縣的黨和工農群眾在整個一九二五一九二七年大革命的斗爭中,工人糾察隊和農民自衛軍一直是同宜章縣的地主武裝、民團、保安隊進行著緊張的武裝斗爭。還在湖南馬日事變以前,就曾經連續發生過上千的農民武裝同鄺鏡明所率領的保安隊作戰(農民死亡近百人)及保安隊在盤踞坪石的土匪胡鳳璋援助下撲城,殺死共產黨負責人李佐民同志等巨大流血事件。??馬日事變后,湖南反革命氣焰囂張,革命雖然受到一些摧殘,但黨和人民仍繼續堅持斗爭。我們捕殺了黃方濤等四名叛徒,公祭于李佐民、顏秉仁(兼農民協會主席)等被害的同志的墓前。并且在當時由廣東開來的國民革命軍駐軍獨立第三師第三團黨組織的幫助下,圍繳了鹽卡的反動武裝,得了三十余枝步槍,裝備了縣農民協會的梭鏢隊。同時,為了在廣大群眾中展開對于反動派鄺鏡明、鄧鎮邦等慘殺革命農民的控訴運動,又在第三團的人力和財力的幫助下,成立了一個工農兵學商各界組成的慘案委員會,在全縣范圍內展開了一個廣泛的宣傳運動,并通電全國聲討;利用這一事件來揭發反動派的暴行,安慰死者及其家屬,并鼓舞工農學生等革命群眾的斗志。但是,由于反革命勢力日益瘋狂,我們最后不得不轉入地下。??一九二八年一月,朱德、陳毅、王爾琢等同志,率領南昌起義的工農革命軍,從廣東來到了湘粵邊的仁化、樂昌一帶。中共湘南特委和宜章縣委接到了通知,一面派胡少海、①胡世儉等同志前往秘密聯系,一面通知各地黨員速到宜章城計議迎接紅軍入城和布置湘南暴動。??那時,我已加入了共產黨,在宜章城南約八十里的崎石鎮承啟高小當校長。學校放了寒假,我正在家里悶著,忽然接到通知,就馬上連夜趕到宜章城里。??沒有進城,就聽說城里住滿了兵,穿的衣服和反動軍隊一樣,沒有任何標志;軍旗是卷套著的;而且偽縣長和當地豪紳還派人出來迎接。又聽說軍隊住下后,紀律很好,態度和藹,老百姓還給他們送糧送菜。我心中很是納悶,便小心翼翼地繞過駐城軍隊的崗哨,好容易才找到縣委書記。他悄悄地告訴我。駐城的軍隊就是朱德、陳毅等同志率領的“八一”起義軍,是借胡少海的名義入城的。湘南特委胡世儉和宜章縣委高靜山、楊子達、毛科文同志等十多人也雜在里面,隨著入城。這下我才放了心。我們連夜趕制了起義用的旗幟和標語,并急令農協在鄉隱蔽的武裝,星夜趕進城來配合。??第二天清早,胡少海同志以當地豪紳的名義,召集偽縣長以及當權的地主豪紳二十多人開會,說是面議抵擋從廣東上來的“共軍”。會議剛開,朱德同志和陳毅同志突然在會場出現,當場宣布:我們就是中國工農革命軍,宜章城已被解放。這一晴天霹靂,嚇得那些夢想密謀殺人的劊子手們,魂不附體,目瞪口呆,面如土色。他們見到房外工農革命軍健兒端著槍怒目注視,不得不乖乖的就縛了。??一時三刻,偽縣政府門首樹起了一面大紅旗。這就是宜章起義的時刻,也是湘南起義的起點。湘南起義從此揭開偉大的序幕。??“起義了!”暴動了!”年輕人拿起了梭鏢,婦女們抱著孩子,老年人倚門扶杖,彼此奔走相告。不一會,消息就傳遍了全城和四郊。我們和部隊一道,組織了三、五人一組的宣傳隊,到街頭,到廣場,到郊區,向群眾宣傳和散播革命道理。革命的怒火,一經點燃,便四處燃燒起來了。城里的工人(特別是鹽卡上的搬運工人)、農村中的貧苦農民,成群結隊地前來參加斗爭。凡參加的人,都在頸上掛起約一寸寬,兩尺長的紅布帶子作記號。這些積極分子當天就配合黨和部隊組成的隊伍,分別到四鄉各村鎮宣傳:打土豪、分田地,打鹽卡,發動成立工農政府。革命的浪潮很快就席卷了全縣。彭曬、彭暌、李治凡同志,張際春、張登騵、譚興同志,陳東日、陳策、陳俊、歐陽毅同志等,都分別在各區鄉配合工農革命軍行動,恢復農民自衛軍,展開群眾反地主的斗爭。??晚間,我回到縣城,和高靜山、楊子達、胡少海、胡世儉等同志到城東“養正書院”去會見朱德、陳毅同志。我們進了門,假若不是胡世儉同志的介紹,我真不知道哪一位是朱德同志或陳毅同志,因為他們和士兵一樣穿著灰色的粗布軍裝。他們象久別的親人一樣,熱情地招待我們,然后詢問了一些起義后的情況,并諄諄告誡我們應該注意的事情。我們一直談到深夜,直到他們要去查崗哨,我們才離開。??十天左右,國民黨反動派湖南“馬日事變”的劊子手許克祥親自帶領兩千多人,由廣東韶關直奔宜章而來,企圖一舉撲滅這堆剛剛燃起的革命之火。??紅軍偵得這個消息,即假意將部隊撤至宜章城南八十里的笆籬堡之圣公壇山地。正當敵人深入栗源、巖泉圩(宜章城南五十余里)時,我軍發起反攻。敵人在巖泉、栗源、武陽司一線上遭到我軍痛擊,狼狽敗退到坪石。我軍跟蹤猛追,一直追到坪石,敵人全軍覆滅,僅許克祥一人化裝潛逃,逃脫了狗命。??坪石的街道約三里長,敵人丟下的步槍、機關槍、追擊炮和遺棄的彈藥、軍事器材以及炊事鍋灶等軍用品,幾乎把街道都堵塞住了。這次跟工農革命軍去參加戰斗的宜章農民軍約有兩千余人,他們忙把手中的梭鏢放在一堆,歡欣鼓舞地幫助紅軍打掃戰場。他們帶著勝利品,打著紅旗,浩浩蕩蕩地跟著革命軍又回到了宜章。從此宜章的革命熱潮更高漲了。??有了武器,我們就在湘南特委、宜章縣委的領導下,由工農革命軍派人指導,組織起一支新的地方部隊,這就是工農革命軍第三師。胡少海同志當師長,陳東日任副師長,譚興、李光化、朱舍我等任務團團長,另組織了一個迫炮連,一個機槍連。此外還給農民赤衛隊一部分槍支,每區都組織了三、四十人的赤衛隊。赤衛隊員們高興的了不得,勇敢地配合主力圍剿反動的地方團隊,打土豪、分田地。城里也組織了工人糾察隊、兒童團,手持紅纓槍,臂扎紅帶子,日夜在街頭放哨,盤查行人。??在這期間,第三師主力還對盤踞在坪石市的胡鳳璋匪部進行過圍攻戰,對盤踞在臨武水東市的鄺鏡明匪部和巖泉圩、觀音寺等地胡紹正,劉占甲等匪部進行過追殲戰,給了敵人以嚴重的打擊。我師參謀長兼第一團團長譚興同志亦在觀音寺的英勇作戰中犧牲了。??只一星期,工會、農民協會、學生會都相繼成立。一月底,隆重地正式舉行成立縣蘇維埃(工農兵代表會議)政府典禮。以原國民黨縣政府改為蘇維埃政府,把縣公署的匾額摘了下來,換上一幅兩丈長的紅布,上面貼著奪目的正楷金字:“宜章縣工農兵蘇維埃政府”,橫掛在大門上邊,真雄壯極了。??赤衛隊整隊走出東門,到離城十多里的農村去迎接蘇維埃主席毛科文同志。上萬的群眾,有的拿著“打倒土豪劣紳!”“工農解放萬歲!”的小紙旗,夾道歡迎。有的群眾說:“我們來迎接蘇大人(誤以為蘇維埃是人名),就是迎接我們的毛科文同志呀!”??毛科文同志,出身于貧農,共產黨員?!榜R日事變”前就是縣農民協會的領導人之一,也是湖南省革命政府委員之一,在人民群眾中威信很高??h蘇維埃成立,大家都擁護他任宜章縣蘇維埃第一任主席。??不幾日,區鄉蘇維埃相繼成立,向地主階級的斗爭,轟轟烈烈地全面展開。地主豪紳豢養的武裝殘余,被迫逃進深山里去了;沒有逃脫的大地主大惡霸被處死了。中小地主嚇得自動把田契交給蘇維埃燒掉,繳錢給蘇維埃當經費,并表示遵從蘇維埃政府的法令。??朱德、陳毅等同志率領的工農革命軍,在宜章城外圍坪石戰斗勝利后,迅速向湘南廣大地區發展,連續擊潰國民黨反動派的桂軍和湘軍,攻克了郴縣、永興、資興、耒陽等縣城,到達衡陽的東洋渡。不到一個月,湘南廣大地區還包括桂陽、常寧、桂東、汝城、酃縣等地,和宜章一樣,到處插滿了革命的紅旗,成立了蘇維埃政府,組織了赤衛隊。??四月間,反革命軍隊范石生部率同盤踞坪石之貫匪胡風璋部及宜章本縣的程少川、鄺鏡明、李紹文等部地方反動武裝,向我瘋狂進攻。當時工農革命軍第三師和宜章、郴縣的地方武裝三千余人,在騎田山脈的折嶺一帶陣地上阻擊敵人進攻,使敵人遭到很多困難和傷亡,接著會合郴縣鄧允廷所率農軍第四師和永興、資興、耒陽的農民軍一起,隨朱德、陳毅同志領導的工農革命軍主力,進入井岡山地區,和毛澤東同志領導的紅軍勝利會合,后來合并組成了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宜章縣農軍改編為第十師之二十九團,其他各縣農軍除大部編成為第十二師(陳毅同志兼師長)外,一部分編入第十師之二十八團、三十團,十一師之三十一團。水口山工人武裝編入軍部特務營。??①胡少海同志(又名胡鱉),人多稱他胡老五。他的家是宜章縣有名富戶,他的父、兄都是有勢力的豪紳。他本人接受了我黨思想的影響,表現進步,因此我們常借他的名義進行活動。一九二八年四月入黨,后任紅軍縱隊長、軍長等職。一九三一年在福建永??h境內作戰犧牲。"載《星火燎原》第一卷〔上〕,人民文學出版社"
        零售價
        0.0
        市場價
        0.0
        瀏覽量:
        1000
        產品編號
        數量
        -
        +
        庫存:
        產品描述
        參數

        ??宜章縣的黨和工農群眾在整個一九二五一九二七年大革命的斗爭中,工人糾察隊和農民自衛軍一直是同宜章縣的地主武裝、民團、保安隊進行著緊張的武裝斗爭。還在湖南馬日事變以前,就曾經連續發生過上千的農民武裝同鄺鏡明所率領的保安隊作戰(農民死亡近百人)及保安隊在盤踞坪石的土匪胡鳳璋援助下撲城,殺死共產黨負責人李佐民同志等巨大流血事件。

        ??馬日事變后,湖南反革命氣焰囂張,革命雖然受到一些摧殘,但黨和人民仍繼續堅持斗爭。我們捕殺了黃方濤等四名叛徒,公祭于李佐民、顏秉仁(兼農民協會主席)等被害的同志的墓前。并且在當時由廣東開來的國民革命軍駐軍獨立第三師第三團黨組織的幫助下,圍繳了鹽卡的反動武裝,得了三十余枝步槍,裝備了縣農民協會的梭鏢隊。同時,為了在廣大群眾中展開對于反動派鄺鏡明、鄧鎮邦等慘殺革命農民的控訴運動,又在第三團的人力和財力的幫助下,成立了一個工農兵學商各界組成的慘案委員會,在全縣范圍內展開了一個廣泛的宣傳運動,并通電全國聲討;利用這一事件來揭發反動派的暴行,安慰死者及其家屬,并鼓舞工農學生等革命群眾的斗志。但是,由于反革命勢力日益瘋狂,我們最后不得不轉入地下。

        ??一九二八年一月,朱德、陳毅、王爾琢等同志,率領南昌起義的工農革命軍,從廣東來到了湘粵邊的仁化、樂昌一帶。中共湘南特委和宜章縣委接到了通知,一面派胡少海、①胡世儉等同志前往秘密聯系,一面通知各地黨員速到宜章城計議迎接紅軍入城和布置湘南暴動。

        ??那時,我已加入了共產黨,在宜章城南約八十里的崎石鎮承啟高小當校長。學校放了寒假,我正在家里悶著,忽然接到通知,就馬上連夜趕到宜章城里。 ??沒有進城,就聽說城里住滿了兵,穿的衣服和反動軍隊一樣,沒有任何標志;軍旗是卷套著的;而且偽縣長和當地豪紳還派人出來迎接。又聽說軍隊住下后,紀律很好,態度和藹,老百姓還給他們送糧送菜。我心中很是納悶,便小心翼翼地繞過駐城軍隊的崗哨,好容易才找到縣委書記。他悄悄地告訴我。駐城的軍隊就是朱德、陳毅等同志率領的“八一”起義軍,是借胡少海的名義入城的。湘南特委胡世儉和宜章縣委高靜山、楊子達、毛科文同志等十多人也雜在里面,隨著入城。這下我才放了心。我們連夜趕制了起義用的旗幟和標語,并急令農協在鄉隱蔽的武裝,星夜趕進城來配合。

        ??第二天清早,胡少海同志以當地豪紳的名義,召集偽縣長以及當權的地主豪紳二十多人開會,說是面議抵擋從廣東上來的“共軍”。會議剛開,朱德同志和陳毅同志突然在會場出現,當場宣布:我們就是中國工農革命軍,宜章城已被解放。這一晴天霹靂,嚇得那些夢想密謀殺人的劊子手們,魂不附體,目瞪口呆,面如土色。他們見到房外工農革命軍健兒端著槍怒目注視,不得不乖乖的就縛了。

        ??一時三刻,偽縣政府門首樹起了一面大紅旗。這就是宜章起義的時刻,也是湘南起義的起點。湘南起義從此揭開偉大的序幕。

        ??“起義了!”暴動了!”年輕人拿起了梭鏢,婦女們抱著孩子,老年人倚門扶杖,彼此奔走相告。不一會,消息就傳遍了全城和四郊。我們和部隊一道,組織了三、五人一組的宣傳隊,到街頭,到廣場,到郊區,向群眾宣傳和散播革命道理。革命的怒火,一經點燃,便四處燃燒起來了。城里的工人(特別是鹽卡上的搬運工人)、農村中的貧苦農民,成群結隊地前來參加斗爭。凡參加的人,都在頸上掛起約一寸寬,兩尺長的紅布帶子作記號。這些積極分子當天就配合黨和部隊組成的隊伍,分別到四鄉各村鎮宣傳:打土豪、分田地,打鹽卡,發動成立工農政府。革命的浪潮很快就席卷了全縣。彭曬、彭暌、李治凡同志,張際春、張登騵、譚興同志,陳東日、陳策、陳俊、歐陽毅同志等,都分別在各區鄉配合工農革命軍行動,恢復農民自衛軍,展開群眾反地主的斗爭。

        ??晚間,我回到縣城,和高靜山、楊子達、胡少海、胡世儉等同志到城東“養正書院”去會見朱德、陳毅同志。我們進了門,假若不是胡世儉同志的介紹,我真不知道哪一位是朱德同志或陳毅同志,因為他們和士兵一樣穿著灰色的粗布軍裝。他們象久別的親人一樣,熱情地招待我們,然后詢問了一些起義后的情況,并諄諄告誡我們應該注意的事情。我們一直談到深夜,直到他們要去查崗哨,我們才離開。

        ??十天左右,國民黨反動派湖南“馬日事變”的劊子手許克祥親自帶領兩千多人,由廣東韶關直奔宜章而來,企圖一舉撲滅這堆剛剛燃起的革命之火。

        ??紅軍偵得這個消息,即假意將部隊撤至宜章城南八十里的笆籬堡之圣公壇山地。正當敵人深入栗源、巖泉圩(宜章城南五十余里)時,我軍發起反攻。敵人在巖泉、栗源、武陽司一線上遭到我軍痛擊,狼狽敗退到坪石。我軍跟蹤猛追,一直追到坪石,敵人全軍覆滅,僅許克祥一人化裝潛逃,逃脫了狗命。

        ??坪石的街道約三里長,敵人丟下的步槍、機關槍、追擊炮和遺棄的彈藥、軍事器材以及炊事鍋灶等軍用品,幾乎把街道都堵塞住了。這次跟工農革命軍去參加戰斗的宜章農民軍約有兩千余人,他們忙把手中的梭鏢放在一堆,歡欣鼓舞地幫助紅軍打掃戰場。他們帶著勝利品,打著紅旗,浩浩蕩蕩地跟著革命軍又回到了宜章。從此宜章的革命熱潮更高漲了。

        ??有了武器,我們就在湘南特委、宜章縣委的領導下,由工農革命軍派人指導,組織起一支新的地方部隊,這就是工農革命軍第三師。胡少海同志當師長,陳東日任副師長,譚興、李光化、朱舍我等任務團團長,另組織了一個迫炮連,一個機槍連。此外還給農民赤衛隊一部分槍支,每區都組織了三、四十人的赤衛隊。赤衛隊員們高興的了不得,勇敢地配合主力圍剿反動的地方團隊,打土豪、分田地。城里也組織了工人糾察隊、兒童團,手持紅纓槍,臂扎紅帶子,日夜在街頭放哨,盤查行人。

        ??在這期間,第三師主力還對盤踞在坪石市的胡鳳璋匪部進行過圍攻戰,對盤踞在臨武水東市的鄺鏡明匪部和巖泉圩、觀音寺等地胡紹正,劉占甲等匪部進行過追殲戰,給了敵人以嚴重的打擊。我師參謀長兼第一團團長譚興同志亦在觀音寺的英勇作戰中犧牲了。

        ??只一星期,工會、農民協會、學生會都相繼成立。一月底,隆重地正式舉行成立縣蘇維埃(工農兵代表會議)政府典禮。以原國民黨縣政府改為蘇維埃政府,把縣公署的匾額摘了下來,換上一幅兩丈長的紅布,上面貼著奪目的正楷金字:“宜章縣工農兵蘇維埃政府”,橫掛在大門上邊,真雄壯極了。

        ??赤衛隊整隊走出東門,到離城十多里的農村去迎接蘇維埃主席毛科文同志。上萬的群眾,有的拿著“打倒土豪劣紳!”“工農解放萬歲!”的小紙旗,夾道歡迎。有的群眾說:“我們來迎接蘇大人(誤以為蘇維埃是人名),就是迎接我們的毛科文同志呀!”

        ??毛科文同志,出身于貧農,共產黨員?!榜R日事變”前就是縣農民協會的領導人之一,也是湖南省革命政府委員之一,在人民群眾中威信很高??h蘇維埃成立,大家都擁護他任宜章縣蘇維埃第一任主席。

        ??不幾日,區鄉蘇維埃相繼成立,向地主階級的斗爭,轟轟烈烈地全面展開。地主豪紳豢養的武裝殘余,被迫逃進深山里去了;沒有逃脫的大地主大惡霸被處死了。中小地主嚇得自動把田契交給蘇維埃燒掉,繳錢給蘇維埃當經費,并表示遵從蘇維埃政府的法令。

        ??朱德、陳毅等同志率領的工農革命軍,在宜章城外圍坪石戰斗勝利后,迅速向湘南廣大地區發展,連續擊潰國民黨反動派的桂軍和湘軍,攻克了郴縣、永興、資興、耒陽等縣城,到達衡陽的東洋渡。不到一個月,湘南廣大地區還包括桂陽、常寧、桂東、汝城、酃縣等地,和宜章一樣,到處插滿了革命的紅旗,成立了蘇維埃政府,組織了赤衛隊。

        ??四月間,反革命軍隊范石生部率同盤踞坪石之貫匪胡風璋部及宜章本縣的程少川、鄺鏡明、李紹文等部地方反動武裝,向我瘋狂進攻。當時工農革命軍第三師和宜章、郴縣的地方武裝三千余人,在騎田山脈的折嶺一帶陣地上阻擊敵人進攻,使敵人遭到很多困難和傷亡,接著會合郴縣鄧允廷所率農軍第四師和永興、資興、耒陽的農民軍一起,隨朱德、陳毅同志領導的工農革命軍主力,進入井岡山地區,和毛澤東同志領導的紅軍勝利會合,后來合并組成了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宜章縣農軍改編為第十師之二十九團,其他各縣農軍除大部編成為第十二師(陳毅同志兼師長)外,一部分編入第十師之二十八團、三十團,十一師之三十一團。水口山工人武裝編入軍部特務營。

        ??①胡少海同志(又名胡鱉),人多稱他胡老五。他的家是宜章縣有名富戶,他的父、兄都是有勢力的豪紳。他本人接受了我黨思想的影響,表現進步,因此我們常借他的名義進行活動。一九二八年四月入黨,后任紅軍縱隊長、軍長等職。一九三一年在福建永??h境內作戰犧牲。

        "載《星火燎原》第一卷〔上〕,人民文學出版社"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未找到相應參數組,請于后臺屬性模板中添加

        推薦收藏

        Copyright 2021 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 All Rights Reserved | 八一館微博
        贛ICP備15007421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南昌

        中國文明網  |  江西文明網  |  南昌文明網  |  江西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數字展館

        A片大全在线观看网站入口